(531) 情劫 4(1 / 2)

信王拉着我径直离去,见珉毅不让步,便手持利剑将珉毅挡开。

此后几日过去,京中传来北下战急的消息,信王与父亲连夜离开,只得将我和母亲留在京中。

珉毅常拜访将军府,却都被我以各种理由婉拒。而后听得北下营中出了内贼,泄露了军中计划,导致我方伤亡惨重。然将军府总是未能收到父亲抑或信王的来信,只得白白着急。

这日王后派人接我与母亲进宫,扬言北下来了最新战况,母亲与我因过于担忧便不曾多顾虑,也就入了王宫。

母亲不敢走神,只怕错过了消息,哪知一番期待只得来军中大败,父亲殉国的消息。母亲闻声晕倒,王后只得将母亲安置在自己宫里。着人去问了才知,信王身负重伤尚不知去向,这等消息就如晴天霹雳,使我再难强撑,倒下之时被珉毅接住,此后我便浑浑噩噩的度过半月时日,直到装有父亲遗体的棺椁运回京中。

路上即使快马加鞭也用了半月方才将父亲送回,然母亲非要打开棺椁见一见父亲最后面容。身旁的将领言说怕冲撞了母亲,何况半月之久早已有所腐坏,担心母亲承受不住,心中更是悲痛。

母亲哭的肝肠寸断,近乎没了眼泪,只留红肿不堪的双目。

“我的夫君与我相守半生,即便腐坏生蛆,他也是我眼里最初的模样,更莫说冲撞不冲撞,即便是冲撞我也要送他最后一程。倘若不让我看看他最后一眼,这不是让他走的不安心,也让我不安心么?”

将领行礼说道,“末将是怕夫人触景伤怀,伤了身体。”

“我见自家夫君你们凭什么阻拦?我自己都不惧,又和你们有何关系?”

将领仍然踌躇,伸手阻拦母亲并无要让开的意思,我一拔身旁将领腰间佩剑怒指那人,吼道,“我母亲要见我父亲,你是什么东西要这样阻拦?”我回身看着君王,“若非父亲的死有何蹊跷么?”

君王赶忙道,“将军夫妇伉俪情深,便让他们见最后一面罢!”

将领这才退后让开,我抬眸看着君王,又看着珉毅。父亲军中将领,为何要听君王命令?跟随父亲的兵士都清楚父亲和母亲的感情,此次护送父亲遗体回来的将领却对母亲毫无敬重之意。

当初犹记得父亲与信王谈话,似乎君王一心想要阻止父亲与信王联手,更想借我压制父亲,从而控制父亲势力。君王会不会也是因此而借刀杀人,既除了信王,也断了父亲的势力?

我的眼神过于犀利,那珉毅眼里闪过一丝恐慌。

母亲看着棺椁中的父亲,更是嚎啕大哭,伸手为父亲整理着遗容。

“你说走就走,既不见你说句话,也不见你一封来信,我与阿霓日日期盼,哪知盼来的是这样的结果。”

我搀扶着母亲,母亲早已哭的全身瘫软,却仍然为父亲整理遗容。

“我最是清楚你,哪怕行军打仗也要整洁干净才出发。你说你一人去了那冥界,倘若没个体己的为你整理,该有多不安呐?”

此刻的母亲带着笑容,“你这人有个习惯,受了不甘的苦总爱捏了拳头,用那拇指指甲将中指掐的血肉模糊来抑制怒气。夫君,你走时该有多不甘呐?”

我这才见着母亲伸手为父亲摊开手,果然父亲的拇指指甲深深嵌入了中指手里,母亲一边整理一边泪水不止的滑落。

都知父亲军中出现叛徒,不知此叛徒到底是谁,更不知信王如今到底怎样。

“夫君,你若知晓信王去向定要告诉阿霓。莫让阿霓与我一样,只等来阴阳两隔的消息。”

做法的仙道们言说不可耽搁入土吉时,王后只得亲自来将母亲拉开,母亲如何也不离去。我也对母亲道,“母亲,入土为安,莫让父亲走的顾虑。”

母亲这才松了手与我退后几步,那棺椁缓缓盖上时,母亲突然连连大喊“住手”,众人不知何意,母亲又道,“他好歹为国御敌几十载,不说功劳多少,就论苦劳也不少,你们却要让他一人上路,实在狠心。”

不等众人回过神,只见母亲挣开我与王后的手直向父亲棺椁撞去,一声巨响,母亲满脸鲜血的抱在棺椁旁。众人唏嘘,而我一下瘫软,所幸珉毅上前来将我抱住。

我推开珉毅跑到母亲身旁,哭的泣不成声,母亲伸手来,眼神不舍,“阿霓,是母亲自私了。可母亲一心想追随你父亲,他若无我在旁,一人赴那冥界路该有多凄苦!往后就你一人,定要开心欢愉,母亲与父亲定会帮你找到信王,带到你身旁来。”

许久才颤抖着嗓音喊了声“母亲”,再也说不出多余的话来。

“对不起,阿霓!”

母亲语罢看向父亲的棺椁,便在我怀里闭了眼。一时间突然失去双亲,我未能受住晕了过去,待我醒来时身在珉毅殿内。

最新小说: 皇上你要休妻吗 全能反派 魔后逆袭攻略 空间萌宠农女俏夫君 快穿头号任务 然得一心人 修命者开局寿元百万年 拿错剧本投错胎 苍穹天引 悬疑大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