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游戏竞技 > 大师请闭嘴 > 第847章 伤痕

第847章 伤痕(1 / 1)

“兄弟你稍等一下,能不能告诉我你都有什么技能,为什么能够将狂暴姿态的我秒掉。那个时候的我也有着很高的闪避的,伤害对我来说应该基本都无效,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。”

方晨抱着一大堆公会物资,见那家伙跑了过来,还以为他要再次pk,却没想到他问出了这样的问题。

也是啊,如果只是凭借游戏内的技能来与他作战,方晨和这位癫狂者要是想分出个胜负,恐怕没一两个小时是分不出来的。

但是为了能够尽快将公会物资都搬运到己方的阵地,方晨不得不使用了异能,这才加速了两个人的pk进展,在狂战士没想明白的情况下将他干掉了,可是这要怎么解释呢?

“还能有什么技能?当然是氪金技能啦!像你这样就知道傻乎乎闷头升级的家伙,是不会考虑去买那些氪金技能的。要知道最近官方推出了一大批特别不错的氪金技能,甚至还有跨职业的技能。”

“有些技能真的是很厉害,我建议你自己主动一个一个的去了解一下,就别在这里耽误时间了,来来来,咱们一起搬,你也来帮我们搬呀。”就在方晨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,原本应该负责看守己方旗帜的盗火者突然冲了进来,替方晨回答了这个难以回答的问题。

他说的一套一套的,似乎很是那么回事,而这位癫狂者的确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去了解过氪金技能了。毕竟官方有一阵贩卖的氪金技能,尽是一些个名字花哨效果夸张,但实际上和普通技能差不多的技能。

不过他也的确听说过,官方最近又卖了一批新的技能,其中有些技能据说还相当牛逼呢。

因此,他也一直在考虑是不是要攒钱买点氪金技能,所以在公会战中无法查看市场的状况下,这战士倒真是相信了盗火者的话,甚至还帮着方晨他们一起搬运起了公会物资。

就这样,这场公会友谊赛以敌对双方一共三个人,一起将公会物资搬运到了解放世界公会所在地而宣告结束了。

“还有最后十几秒的功夫了,咱们握握手吧,顺便等出去之后再加个好友啊,我觉得以后还想还再和你pkpk,你的技术真不错,免费来帮你们上分,真是对了……”那战士显然还想进一步提升自己的pk技能,自然看上了方晨这样最好的沙袋。

他的声音犹在耳边,但是公会战已然结束,在倒数三秒之后,所有人都回到了初始的地点。

真是好险呀,如果再被那家伙追问下去,方晨真是不知该如何回答了,如果他一项一项技能对比的话,就会发现方晨根本使用的不是游戏内的技能啊。

幸亏公会战已然结束,大家都回到了各自的起始点,而方晨现在又重新坐在了万事屋那张平凡无奇的小方桌的对面。

“怎么回事,他刚才怎么说是免费,小老鼠说的两千万哪里去了,他怎么在这点上也骗人了……”

就在方晨愈发觉得小老鼠没说实话的时候,却惊讶的发现。和他一样也回到了方桌边的万事屋老板,此时正慢慢的缓缓的将一直戴在脸上,从来没有摘掉过的黑色面罩,缓缓地取了下来。

让方晨感到更加惊讶的是,万事屋老板露出的那张脸,真是令人难以置信。

“老板你这是……”方晨欲言又止,这实在是因为万事屋老板露出的真容,令他感到过于惊愕了。

他原本以为万事屋的老板是,因为他的职业是盗贼,所以才一直有意无意的带着那张,盗贼们经常会使用的遮挡面部的面具。

因此,也从来没有询问过,甚至没有想过万事处的老板究竟长什么样子。

但是现在万事屋的老板将面具取下来之后,他知道这是为什么了。

这是因为,万事屋老板眼睛以下的皮肤,都已经面目全非。

一道道一条条好似蛆虫一般的伤痕,遍布在万事屋老板的脸上。而这些伤痕似乎在尚未愈合之前,又被某种药剂腐蚀过,亦或是被火焰烧灼过,使得这些伤痕显得更加可怖。

所有这些伤痕就这样遍布在万事屋老板的脸上,饶是方晨这样去过许多宇宙的人,看在眼里也几乎因为惊愕,差点叫出声来。

万事屋老板的脸已经没有办法用丑陋或是恐怖来形容了,很难想象他究竟遭遇了什么可怕的事情。

如果仔细查看的话,方晨甚至能够看出盗火者脸上的伤痕,甚至蜿蜒到了颈部,以及被装备覆盖的脖子以下的部位。

可见,他的身上说不定也布满了这样子的伤痕,这可真是太令人惊愕了,受了这么严重的伤,而万事屋的老板竟然存活了下来。

“很抱歉,我之前一直不以真面目示人,就是害怕我脸上的这些伤痕会吓到你们。”

万事物的老板说到这里停顿了一句,他仔细的观察着方晨,发现对面的少年比他想象的要沉稳的多,这才继续说道:“我之前说过,我母亲组织的反抗军在最后一刻被残忍的镇压了。卡斯托之后再也不敢在明面上反抗波拉克斯的殖民统治了。”

“而我母亲,也在上一次的斗争中献出了生命,我曾经试图去救过我的母亲,但最后的结果便是这样,我虽然逃脱了他们的追捕,但是却因为某些原因留下了这些伤痕……”

万事屋的老板双眼低垂,在昏黄的灯光下,方晨现在已经渐渐习惯了万事屋老板那奇怪的脸,因此能察觉出在那不可描述的伤痕之下,万事屋老板流露出来的哀伤。

“有点不对劲呀喵,在二级文明条件下,像他这种伤分分钟就能去掉了,皮肤是可以再生的,他为什么不把自己这些伤痕抹掉喵。”就在方晨对万事屋的老板报以无限的同情,是一直在他怀里偷偷睡觉的白糖,却突然给万事屋的老板揭底了。

咦,说的也是啊,毕竟这里不是一级文明的地区,而是二级文明的地区。这地方的医疗条件是一级文明无法想象的。

虽然这里被殖民了,但是这里已经几乎消灭了疾病,而像这样子的伤痕,也的确应该是容易消除的。

方晨在此之前也略略了解了一下二级文明的人民生活的状况,对这件事情也略有所知,因此经过白糖提醒之后,他也觉得万事屋的老板有点奇怪了。

可以去掉的伤痕,为什么要留在身上,然后再成天戴着面具呢?

最新小说: 救世主聊天群 王妃是邪道祖宗 旧日之箓 龙王的傲娇日常 修炼者实在太友好了 极品小夫君 在港综成为传说 我的神通有技术 皇上您该去搬砖了 我在斗破当大佬